您的位置:新三板 融資 / 創業 / 動態 / 觀點 /> 吳曉波:他生來不是讓你喜歡而是讓你警醒!

吳曉波:他生來不是讓你喜歡而是讓你警醒!

2019-10-19 11:04? 來源:財經365 本篇文章有字,看完大約需要 分鐘的時間

來源:財經365

財經365(www.bsvklu.tw)10月19日訊:吳曉波:他生來不是讓你喜歡而是讓你警醒!

吳曉波:他生來不是讓你喜歡而是讓你警醒!


如果有人評選“全球最讓人討厭的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Paul R. Krugman)很可能會排名第一,至少肯定不會跌出三甲。

他是小布什總統最討厭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是特朗普政府最刻薄的批評者。他對中國經濟模式的輕蔑,讓他失去了最大的商業票房市場。每次經濟學家聚會,他總表現得跟大家格格不入。他被邀請去聽蘋果公司CEO的演講,回去后寫專欄,說人家一直在不知所云。

如果你對他說“不”,他會表現得比你還興高采烈。

但是,他又是全球讀者最多的經濟學家,被認為是自凱恩斯之后文筆最好的經濟學者,更有人認為,他是活著的經濟學家中影響力最大的那一位。

讀他的書,你也許會不認同他的觀點,但會被他分析問題的方法和絢爛而遼闊的視角所迷倒。

1

克魯格曼出生于1953年,是地道的紐約長島人。在麻省理工學院讀書時,就因為狂妄自大而不受同學待見。有一次申請研究生獎學金,他因為遭舉報,而被硬生生地從名單中撤了下來。

畢業后去耶魯大學教書,25歲時,他發表了一篇關于國際貿易模式的論文,后來因此得了諾獎。30歲那年,他去華盛頓擔任總統經濟顧問,主筆了1983年的總統經濟報告。

1992年,克林頓競選總統,邀請比他小7歲的克魯格曼擔任競選顧問,兩人主張接近,氣味相投。克魯格曼使出了全身解數助選,希望克林頓當選后能聘他當總統首席經濟學家。結果,克林頓如愿跑進白宮,卻把聘書給了另外一個人。克魯格曼說:“從性格上來說。我不適合那種職位。你得會和人打交道,在人們說傻話時打哈哈。”

克魯格曼暴得大名,是他準確地預言了亞洲金融風暴的發生。

從20世紀80年代到20世紀90年代,東亞四小龍快速崛起,東亞發展模式成為經濟學界的一個顯學名詞。1994年,克魯格曼卻不合時宜地在《外交事務》雜志上發表了《亞洲奇跡的神話》一文,激烈批評新加坡、韓國等國家高度依賴政府主導的資本和勞動力要素投資拉動,因此不具備可持續性,東亞模式“建立在浮沙之上,遲早要幻滅”。

1997年,克魯格曼出版《流行的國際主義》(Pop Internationalism)一書,再次拳打腳踢,啟動“克氏批判程序”。

他拳打競爭理論。邁克爾·波特在其競爭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國家競爭戰略優勢》中,試圖把商業界成熟的競爭理論延伸至國家治理。克魯格曼卻認為,“定義國家的競爭力比定義公司的競爭力困難得多”“……有人以為,一國的經濟財富主要取決于它能否在世界市場上取得勝利,這種看法不過是個假說,甚至是完全錯誤的……偏執于競爭力不僅是錯誤的,而且是危險的,會干擾國內政策的制訂。”

接著,他繼續腳踢東亞模式。在《亞洲奇跡的神話》一文中,他直接把東亞四小龍稱為“紙老虎”,他輕蔑地寫道:“如果說亞洲的增長有什么秘密的話,無非就是延期享受、愿意為了在未來獲得收入而犧牲眼前的享樂。”他斷定,它們不可能再保持前幾年的速度,甚至有可能爆發一場突如其來的大危機。

就在此書發表的第二年,泰銖泡沫破滅,一場金融危機席卷東亞各國,克魯格曼成了那只預見了危機的“超級烏鴉”,《流行的國際主義》被翻譯成各國文字,在極短的時間里狂銷120萬冊。

2

經濟學家畫像

克魯格曼師出麻省理工學院,秉承了薩繆爾森學派的市場主張,他從不反對政府干預,但是對政府主導模式保持深刻的質疑,這既關乎政策設計的技術層面,更來自于意識形態。他在《亞洲奇跡的神話》寫道:“亞洲的成功證明了更少公民自由與更多計劃的經濟體制的優越性,而這種體制是我們西方所不愿意接受的”。

相比于國家主導模式或波特式的競爭理論,他更信仰市場和技術的革新力,認為并非全球競爭,技術變革才是真正重要的。技術進步帶來了全要素生產率的持續增長。

他多次引用同事羅伯特·索洛(Robert Merton Solow)的一個估算:在美國長期人均收入的增長中,技術進步起了80%的作用,投資增長只解決了余下的20%。

1999年,克魯格曼出版了《蕭條經濟學的回歸》(The Return of Depression Economics),他警告人們,現實世界正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危機,所有問題都一針見血地涉及到需求不足。因此,如何增加需求,以便充分利用經濟的生產能力,已經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了。蕭條經濟學又回來了。

相比于檄文般的《流行的國際主義》,克魯格曼在《蕭條經濟學的回歸》中回到了更具結構性的闡述。全書以很長的篇幅回顧了1997年7月1日——他稱之為“世界新秩序的轉折點”——以后的東亞金融風暴全景,同時專題討論了20世紀90年代的拉美和日本經濟模式。克魯格曼試圖把眼前的世界與20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實現一次長跨度的呼應,從中尋找出經濟蕭條的共同規律,以及新的應對策略。

在書中,克魯格曼的一些觀點表達了對凱恩斯的敬意,在一個需求不足的世界中,自由市場體制是難以持續生存下去的,盡管我們已經享受了自由市場的所有好處。他因此被視為新凱恩斯主義的代表人物。

《蕭條經濟學的回歸》沒有像《流行的國際主義》那樣,獲得驚呼式的暢銷,不過,它顯然“活”得更久。進入新世紀之后的全球經濟,在很長時間里并沒有出現全面性的蕭條,這當然不是經濟學家們的功勞,而是要感謝喬布斯、貝索斯和扎克伯格。但是,局部的蕭條從來沒有消停過。

每當這一時刻,人們就會回想起1929年的“黑色星期二”和1997年的那個東亞夏天,然后,克魯格曼的幽靈就出現了。更多資訊,關注財經365股票或“財經365網”微信公眾號看財經深度爆文!

閱讀了該文章的用戶還閱讀了

熱門關鍵詞

為您推薦

行情
概念
新股
研報
漲停
要聞
產業
國內
國際
專題
美股
港股
外匯
期貨
黃金
公募
私募
理財
信托
排行
融資
創業
動態
觀點
保險
汽車
房產
P2P
投稿專欄
課堂
熱點
視頻
戰略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股票
學股
名家
財經
區塊鏈
網站地圖

財經365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經365及/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魯ICP備17012268號-3 Copyright 財經3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Copyright ? 2017股票入門基礎知識財經365版權所有 證券投資咨詢許可證號為:ZX0036 站長統計

彩票软件哪个正规